歡迎訪問書快小說!

- 書快論壇

書快小說

第386章 驅鬼十一術

作品:死人財 | 分類:玄幻小說 | 作者:雁風

    這是一間剛死過人的屋子,死氣很重,而且極煞極陰地氣息下沉,所以遭受“苦刑”的聞天師顯得很難受,咿咿慘絕叫喚求救著,只是鬼哥與秦歌置若罔聞,各自飲著茶,將聞天師當成了空氣。添喜郎電子書 www.tianxilang.com

    鬼哥與秦歌,看起來是多年結交的好友。

    不過。

    他們兩個并沒有表面看起來那般融洽,因為鬼哥的臉色有些怪,他的背后似乎還沾著什么東西?像是符箓?半臉人秦歌看到我進門,揚了揚手中茶杯,說了聲你可算來了,區區一個蝙蝠法師,能將你弄得那么狼狽,你的本事不會倒退了吧?

    明顯的風涼話,我走進去,說秦歌你這趟來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我的無咒鐵被搶了,所以找你!”半臉人秦歌側著臉,半只眼睛里,瞳孔幾乎呈“十”字狀,如兩把刀劍橫貫的森然畫面。

    “可笑,你的無咒鐵丟了,找****嗎?”我裝作無辜道。

    “崔浩,我可知道,你與那個叫金三億的結巴走得很近,你以為賴得掉嗎?”秦歌半張還算完好無損的臉龐,殺念畢露。

    “滾!”我不想多說,頃刻間發難。

    誰知道。

    一抹寒光閃起,不是沖我,而是橫在鬼哥的脖子上,鬼哥身子骨一哆嗦,臉色驚恐,連忙擺擺手喊道,“崔兄弟,冷靜點,冷靜點,這半張臉的家伙可不是仁慈之輩,和他好好談談。”

    “讓我投鼠忌器嗎?”我冷冷說道。

    “交還無咒鐵!”

    “我饒他們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否則的話,不止他們兩人死,整個林家的人也要送命,包括你那個未過門的小媳婦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歌的一舉一動真不是開玩笑的,對無咒鐵那般重視,看起來,他發現了無咒鐵的隱秘,也不對啊,以他的實力,怎么可能讓金三億偷走?

    畢竟這秦歌不是什么妖鬼鬼怪所化的死物。

    他還是一個比較正常的人。

    能在黑夜中游蕩,也能在白晝時走動,以金三億的本事,強行偷竊奪取的機會很小。

    “人心變了!”我心里暗自嘀咕一聲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死過人的屋子里,突然爆發驚天大響,中央唯一桌子粉碎,木屑紛飛,鬼哥與秦歌兩人被我一招掃推,緊接著,又是一聲山搖地動的暴喝,氣浪沖天,一圈又一圈波蕩出去,湮滅生命。

    陰陽碎金吟,以我現在的實力,能催發到極限了。

    一吼鬼神驚。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鬼哥與秦歌兩人口中****,體表的皮膚出現開裂,血跡流淌,驚慌失措逃離了這間屋子,我沒有理會倒掛在床柜上的聞天師,手持太歲尺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沒幾下,便再次沖到了園子,那受傷的兩人還在亡命奔跑。

    “一指奪魂!”

    我第一次使用隔空施法的法門,食指騰騰一團火苗,立體而去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寒音,沖撞在鬼哥后輩,暗紅火苗消失,沒入鬼哥的體內,鬼哥腳下一個趔趄,站立不穩撲倒在地,秦歌橫向一步攙扶時,第二道“指火”再次沖出,秦歌冷哼一聲,手上那把刻滿各種離奇古怪紋路的鐵劍一掃,將指火崩毀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趁著這個機會,我幾步欺壓到秦歌身側,太歲尺當頭劈下。

    “鏗!”

    火星四射,秦歌的鐵劍不愧是古老殺伐器物,連太歲尺也無可奈何,劍、尺相互壓著,秦歌也被我不斷震退,地面留下兩串凌亂腳印,秦歌被避退到園子墻壁處,我雙手握緊太歲尺,依舊死死壓制著秦歌,不給他掙扎脫離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崔浩,你的本事?”秦歌看出了一點端倪。

    “撈****的超一流高手,也分高低,你不是我的對手了!”我一字字說道。

    “可惡!”秦歌雙臂上驚現數個漩渦,一舉掀開了我的太歲尺。

    不過。

    一招“鐵牛犁地”的硬氣****門,我的左手猛地轟殺在秦歌的后背上,勢大力沉,掌穿憾石一般的破壞力,在秦歌的后背留下一道觸目驚心的掌印傷口,傷口凹陷兩分,感覺臉脊椎骨都拍斷了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秦歌一連吐了三口大血,強壯魁梧的身體搖搖欲墜,站立不穩。

    “你們還不出手!”秦歌如困獸的野獸吶喊,音沖高空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剛想趁勢砍了秦歌的我,聽到異樣音符,連忙往一旁閃避,有東西從園子外迸射而來,那邊有兩株高大茂密的樹木,看不見的黑暗區域,大半邊的樹冠樹叢抖動,上邊明顯有人,而且不止一人。

    我剛才所站的地面被擊穿了,不是什么暗器。

    只是幾根木條,入土四分,雖說是木條,可是被貫穿身體的話,身上起碼會出現好些個窟窿口子,我朝那邊被黑暗籠罩的樹木一瞪,“封建八仙,敢惹超一流高手,你們想死嗎?”

    此時,秦歌已經逃離園子,站在園子外唯一的出口,“崔浩,這筆賬,遲早要跟你算!”

    我不屑說道,“秦歌,下一次,我拼命也要將你殺了!”

    明顯能看到,秦歌臉上的肌肉在顫動,不止是憤怒,還是恐懼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園子里有風吹過,人都跑了,原本爬死在地上的鬼哥也不見了蹤影,當然,鬼哥是我故意放走的,他身上中了“指火”,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驅除出體,而且憑借那道“指火”,我能在山川荒野中找到他的蹤跡。

    放長線釣大魚,這才是我的打算。

    只不過這一切,都要等到林家的喪事處理完,我才有精力去做。

    沒多久。

    陳長生帶著聞天師來了,陳長生問我,怎么一個都沒有留下?

    我說封建八仙都來了,那幾個家伙擅長各種死人巫術,不好對付,陳長生又問那些家伙還會回來攪動是非嗎?我說不會才怪,又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!

    沒有著急離開,在園子又等待了大半個小時,還是沒有人來。

    按理說。

    這個時間點,是我和金三億商量好的時辰了。

    金三億搶奪到無咒鐵,沒有及時過來,只能說明一個問題,金三億不僅起了賊心,還對那宗無咒鐵起了貪念,想獨自占為己有。

    “撈****的同行,還真不能輕易相信!”我無奈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林家大廳門前。

    天還沒亮。

    靈柩神臺前的香燭一直在燒著,煙霧縈繞,守孝的人大部分昏沉沉睡去了,我們坐回喪樂桌旁,休息了一會,我才問聞天師,問他一些關于離奇古怪、騙人騙財巫術的事情,也不是簡單詢問,而是我想學一學,畢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,才能更好應對封建八仙。

    聞天師也沒有拒絕,對于我的問題知無不答。

    聞天師首先說了一招“請鬼送神”的法門,他說然香請神術者說:“既然神家已示其法力足可克妖,那么我就作法請其來降妖吧!”說著,拿起早已準備好的四根筷子,讓病者撫摸一遍,模時暗禱:“XX神靈保佑!”然后術者接過筷子邊念咒,邊將筷大頭朝下并在一起放在靈位前的空盤上,并含口水朝筷子中下部噴去,然后手離筷,筷竟立干盤中,接著,術土恭恭敬敬地把香插在筷子上面小頭的縫隙中,并點燃香頭)。

    當筷子的平面噴上水,筷子相互間便產生一種吸附作用。而當筷子豎起時,重心落在四根筷子的中心,故能立于盤中不倒。

    老君用餐香燃一會后,本上便說:“仙人已經下凡,我們決為神備好酒飯,以利仙家飽后降妖捉鬼,說著便用紙撕出一人,然后將紙人放在碗后,并連人帶碗放于墻壁之上,只見紙人竟貼于壁,碗竟懸于半空,紙人象是活了,只見他雙臂慢慢地將碗抱攏在懷里,頭慢慢地低下,像在吃飯;餐桌上放一酒杯,斟上酒,酒高出杯口好多,竟滿而不溢,術土用簪子在杯中一劃,酒竟一分為二,中間空無,術上便說:“看!神家不但吃,而且喝啊!”

    實際上,術上轉身時在紙人身后放了一鐵卡,然后將鐵卡銳部按人墻里,故碗能懸于半空;紙人由特殊紙撕成,紙分兩層,里層遇熱伸縮性小,外展遇熱伸縮性大,故紙人在熱氣熏蒸下抱碗、低頭如用餐狀;酒不溢出是因為在林口涂上了中藥沒藥粉;而簪可分酒,是由于簪上涂過水獺膽之故。

    老君尋鬼“神仙”酒足飯飽之后,便開始指點術土在病家尋找“鬼妖”的居處。此時術士手托圓盤慢慢地進入附體通靈狀態,只聽術士說:“東方甲乙木,木精在東。”果見其手中圓盤指針竟自動指向東方;術者又說;“南方丙丁火,火妖在南方。”果又見其手中圓盤指針轉向南………如此術士日報,盤指-一找到了鬼妖的所在地,旁觀者以為奇)。

    施此術時,術士一手拿盤,一手托盤,而托盤之手中陰夾有磁石,故術者報何方,磁便至何方,鐵針當然便指向何方了。只不過此盤不可太厚,以防減弱磁力,所謂的請神送神便達到效果了。

    你妹。

    這么復雜嗎?

    看來即便是騙錢騙財的神棍,所要掌握的這一套“知識量”也是夠大的。

    隨即,聞天師又說了“抽簽占卜”、“牌定吉兇”、“旋針定位”的騙術巫術,其中這“旋針定位”的方法,是術者拿出一圓盤人上書兩“吉”多“兇”,然后讓病者任意撥動指針讓其旋轉。

    針指“吉”位,術上便說:“針占吉位,鬼可捉,妖可降,如針指兇位我便無此法力了,你只得另請高明,但現在占吉位,你病可立愈”。

    這種盤制作特殊,旋針為鐵針,而在“吉”處的下方都各在背面挖空,在空處藏有磁石,然后封孔,所以旋針始終會占“吉”位。

    “聞天師,你修煉的法門,都是這些嗎?”我皺著眉頭問道。

    我的意思,是他的本事,難道都是對人?

    而且沒有對邪祟死物?

    沒有真正能捉鬼伏妖,驅尸除邪的用處?

    “自然是有的,我們聞家,在古代可是皇朝天師府,星象占卜,陽卦斷命,簽定乾坤等等法門都有。”聞寒鐘回話說道。

    “真有?”我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驅鬼十一術聽說過嗎?”一說到這詞,聞寒鐘挺直脊背,昂首挺胸,一副自信驕傲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驅鬼十一術?”

    “沒聽說!”

    “不是騙人的巫術吧?”……我的話,像是一盆冷水潑了過去,讓聞寒鐘不禁嘆了口氣,他說這驅鬼十一術可是他們聞家的立家之根本。添喜郎電子書 www.tianxilang.com

七星彩走势图网易彩票